P1-2  烈日下的勤cai工quan俭shu学le。

P3实力照骗。

【三分钟故事会】

*早起五分钟去上课就不会被梅·从没人能在猜拳上赢过我·长苏拖出空调房一拳必杀了喂。

*萧·贴心大棉袄·景琰,就是夏天捂得慌。

*蔺晨这张照骗是某年春日,梅蔺琰三人带着飞流去海边看鸟的时候,萧景琰拍的。

画面下方镜头外两人牵着手。

梅长苏看后槽萧景琰手机如主人,恋爱滤镜厚一千米简直药丸,萧景琰一本正经噎他:“郎是你给我拉的。”梅长苏生平第一次双手投降。

大学毕业后萧景琰接手家业,和梅长苏一起留在金陵明争耿斗;蔺晨跟着校考古队天南地北挖土,尽职尽责还兼着队内开心果,一挖两年。

第三年春节蔺晨回来考拉抱树样勒着萧景琰嚎哭“苦日子终于熬到头”,萧景琰给他顺毛时心想:那先不告诉你我买戒指了。

那年三月校考古队发现一座五代梁帝墓,喜大普奔时正面杠上了一伙盗墓贼。

JC赶来前队内从小练过的几位已经控制住了局面,正要把贼捆到一处,其中一个瘦脸豆芽嗖的跑了。

跑就跑呗,他却扔了一捆土方炸药过来,还拉了线。

蔺晨把身边俩同学连带着能拉起的文物一起踹出爆炸范围,自己踏在爆炸边缘上被飞迸的土石埋了个结实。

萧景琰再见到蔺晨的时候,他浑身无一处青紫,人却再也醒不过来。

带队老师哽咽着说,那些土石没多重,只是大家一起把蔺晨挖出来翻过身抢救时才发现:他把一尊来不及扔挪的青铜将军像护在了胸前。将军手中高举的剑,被冲击和石砾一砸,不偏不倚扎在了蔺晨心脏上。

萧景琰没应一字,从口袋里掏出了戒指盒,在众目注视里走向蔺晨。

之后他一如往常的生活、工作,独身在世上走到八十岁,无病无灾,退休后被梅长苏一大家打包进自家临海的别墅里互相照应。

某天,见海的阳台上,萧景琰躺进藤椅里跟梅长苏的孙子一起翻旧照片,起先还笑说往事,后来渐渐犯困,没等到年轻人给他披上毯子,人已经睡熟。

梦里白鸥翅尖划过鼻翼,青年模样的蔺晨站在海浪层叠边回眸冲他笑:“急什么,今年的榛子酥还没吃呢,再走会儿呗?反正我一直都在,别怕。”萧景琰哽咽着摇摇头,伸手去抓蔺晨的肩膀。

“我想你。”他这么哭着醒了过来,手还保持着微微前伸。周围景色依稀如梦里,却没有蔺晨。萧景琰坐起身擦去眼泪,发现膝上被风吹开的相簿页上,正是当年海边满眼温柔朝他伸手的蔺晨。

萧景琰释然又无奈的嗔道:“行,好,我就让你再逍遥几年。”

他手上已经被时光磨洗陈旧的戒指折着弧光,拂过蔺晨含笑的唇边。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7 )

© 司马缸 | Powered by LOFTER